首页  »  综合小说  »  [女忍挑战书~~输掉的话就要被夺去小弟弟❤~~*](序章) 作者:wssbgundam
[女忍挑战书~~输掉的话就要被夺去小弟弟❤~~*](序章) 作者:wssbgundam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387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序章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真的很难相信会有人把道场建在这鸟不拉屎的深山里。 
  「月见流,可算找到了。」
 
  盛夏白日虽长,现在却也到了落日的时间。整整四个小时的巴士,之后在一 位口齿不清的老爷子的指点下,我终于找到了这座埋在深山老林里的道场。挂在 门口的看板上用手笔写着「月见流」三个大字,大气又有些古板,有种年代货的 感觉。
 
  「算上你就是一百个了。」我抬头看了一眼看板,敲了敲道场的大门。 
  「有人吗?请问有人吗?」
 
  一片寂静,只有我自己的声音像单口相声一样回荡在山谷里。窝草,不是吧, 我可是整整一个白天才找到这里,现在折回去恐怕得枕着树桩睡一晚上了。虽然 也不是没有露宿过,但这深山老林的夜里谁知道有什么东西出没。这家要是没人 的话,就是翻墙进去我也要借宿一晚。
 
  「有人吗????」
 
  还是没有反应,道场师傅不会是每天晚上七点准时睡觉的老爷子吧。
 
  「到底有没有人啊?」我攥紧拳头,正要敲两下夯实的,门吱丫一声开了。 
  「啊,有客人呢,让你久等了。」
 
  从门后探出身子的不是穿着道服的秃顶老头,也不是肌肉隆起到爆炸的中年 大叔,而是全身包裹在樱色和服里的漂亮女孩,我还是头一次见到活生生的大和 抚子。女孩墨色的长发在脑后盘起,缀着素雅的蝴蝶头饰,双眼闪烁着流水的波 光。当你眼前突然出现这么个美女时,往往全部的注意力都会集中到眼部,导致 忘记原本的对话想说什么。
 
  「啊……那个……那个……」此刻我就是这种状况。
 
  「迷路了吗?那可难办了,山里的夜路很危险,附近还有熊出没……」 
  「啊……不是……不是迷路……」不知为何,此刻我有种很强烈的找错了地 方的感觉。
 
  「难道……」女孩歪了歪头,露出疑惑的表情,然后眼里突然放出光彩来, 两手把我的手握在中间:「难道是来拜师的吗?」
 
  哈?什么情况,这思维跳得我跟不上啊。但至少看来没找错地方就是了。 
  「不是的,我是来……」女孩根本没在听,直接拉着我的手把我拽进了门, 兴高采烈地带我进了主屋,好像得到了生日礼物的小孩子一样。
 
  话说回来,第一次握到女孩子的手,软软的好舒服。
 
  「刚才真是失礼了。我叫月见樱,是这间道场的代理师范,请多多指教。」 叫樱的女孩为我添上茶水,微笑着颔首,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
 
  「信羽刚一,请多指教」。
 
  夏日的蝉鸣混合着榻榻米的清香飘荡在屋子里,周围的木梁上刻着美丽的花 纹。虽然地处偏僻,但这宅子建得可一点不含糊。
 
  「这么问可能有点不太礼貌,刚一先生今年多大呢?」
 
  「十六,再过两个月就十七了。」我端起茶杯,咕噜一声倒进嘴里。
 
  「那我稍微年长一点,可以叫我姐姐哦。」莫名其妙地认做弟弟了……明明 她看起来也大不了多少,顶多不过二十的样子。
 
  「这间道场,难道只有月见小姐一个人吗?」这么大的道场,一路转下来未 免太安静了些。
 
  樱的脸上露出一丝寂寞的神色,说道:「是的。本来山下的村子里有几个孩 子常常过来,但是后来都去了城里的寄宿高中。你看,我们这里本来就比较偏僻 嘛。而且这年头,对忍术感兴趣的人也越来越少了。想学格斗技巧的人,在城里 找健身会馆之类的也非常方便。」说完又给我添上一杯茶。「还有,可以叫我姐 姐哦。」你是多想认个弟弟啊。
 
  嘛,倒也是这么回事。对于这种有些年头的流派,很难放下身段去和快餐式 的健身会馆竞争,那些久经岁月锤炼而来的技巧一点点随时间流失,对任何以武 为生的人来说都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我家的师傅也是,不愿为三斗米折腰,曾 经有个有名的连锁健身会馆重金请他担任讲师,结果被他老人家乱拳打跑,之后 道场的经营日益艰难,他总是一个人坐在屋顶回忆年轻时云游四方以拳会友的美 好岁月。连正统的格斗技都是如此,更何况忍……
 
  「月见小姐……你刚才说忍术?我没听错吧。」我对忍者的印象,还停留在 时代剧里一身黑衣,一有危机就拿木桩做替身的刺客们。这年头还有货真价实的 忍者?真是奇闻。
 
  樱端正身板,骄傲地挺起胸膛「是的,月见一族是承自战国的忍者家系,当 时也为服侍的将军立下过汗马功劳,只不过因为职业的特殊性,这些事基本不太 为人所知。」
 
  也是,说到忍者,一般想到的也是窃取机密,或者暗杀之类的,确实不是能 放到阳光下大肆宣传的事情。
 
  「后来进入到太平盛世,也就不太有这方面的需求了,于是开始靠传授战斗 技巧来维持生计。据说追溯到我奶奶那辈的话,道场还是非常热闹的,但是时过 境迁……」说着说着,樱的眼神又暗了下来,「还是我做的不够吧,没办法好好 守住祖先们的道场。」
 
  随后是一阵难以忍受的沉默,因为樱的苦恼,我也是感同身受。
 
  「真是抱歉呢,不该说这些沉重的话题的」樱一扫脸上的阴霾,微微笑道: 「虽然我的实力还差得很远,但是既然有人愿意入门,我也一定会倾囊相授的。 这一点请放心吧。」
 
  啊,对了,聊了半天家长里短,把正事都忘干净了。
 
  我把身子稍稍后撤,以正坐的姿态说道:「抱歉,月见小姐。让你失望了, 我应该一开始就说明白的,其实我不是来拜师的。」
 
  樱愣了一下,好像一瞬间没理解我说了什么。果然伤到她了,一开始没有挑 明来意真是太失策了。
 
  「这样啊」她的手紧紧地攥住袖口「果然还是不肯叫我姐姐吗?」喂,你失 望的重点好像跑偏了好吗。
 
  「哈哈,不过也是呢,怎么会突然就有这么好的事呢,我也真是的,自顾自 的就兴奋起来了,真是不好意思。」虽然是笑着说的,但也完全掩饰不了语气里 的失望。「既然如此,信羽先生到这里所为何事呢?如你所见,这里只是一座没 什么人气的道场罢了。」
 
  「我本意是前来切磋讨教的,虽然比月见小姐年少,但也是一介武人,对自 己的技巧也是有那么几分自信的。」
 
  「这样啊……啊!难不成这就是所谓的踢馆!信羽先生是来我家踢馆的?」 看来在这深山里,连被踢馆都是一种奢侈了。
 
  「简单地说就是这么回事,现在我正在寻访全日本的高手。」
 
  「真厉害呀,明明比我还小,就已经出来闯荡了。」不知为什么,有种被隔 空摸头的错觉。「不过今天天色不早了,一路找过来也累了吧,今晚就在这里好 好休息,明早我们再比试吧。」
 
  「不,关于比试,请当我没说过吧。我之前没想到月见流现任当家是女性, 这样的比试对我没有意义。但如果可以的话,还请允许我留宿一晚,明早我会自 行下山。」
 
  房中的空气仿佛微微顿了一下。樱抬起头,正视着我的眼睛,包裹在和服里 的娇躯却散发出强大的气场,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认真的表情。
 
  「言下之意,是我不配做您的对手吗?」背脊莫名地抽搐了一下。
 
  「我没有冒犯你的意思,但是男女之间有着不可跨越的身体差异。月见小姐, 你是习武之人肯定也明白,速度、力量,这些方面无一不是男性占优。技巧一定 程度上可以弥补差距,但却填不满这道沟壑。如果比试中我靠着这样的优势胜出, 于我而言反而是一种羞耻。」
 
  「已经确信自己能赢了吗?真是了不起的自信呢。」从樱平静的语气中能感 到一丝的怒火,「自幼习武以来,我还没输给过同辈的男性,信羽先生,我也不 会输给你。你所谓的优势不会带给你胜利,我会亲自证明给你看。」
 
  「别误会我的意思,我是说……」
 
  「信羽先生,你不敢接受我的挑战吗?」真是直白的挑衅,教科书一般的激 将法,但是面对一个女人,这种时候可是没办法退让的。
 
  「有意思……我不喜欢被挑衅」我冷笑着瞪了回去:「更不喜欢逃避。但如 果要打的话,有一点我要讲在前头。」
 
  「嗯?」
 
  「如果我赢的话,门口的看板就要归我。」
 
  「看板……吗?」果然提出这个条件,一般都会犹豫吧。毕竟如今再怎么落 魄,也是一个流派一路走来的证明。
 
  「可以,我接受。」结果樱几乎没有考虑,直接接受了我的要求。
 
  「可以吗?建议你再好好想想。到今天为止,我一路上已经击败了九十九个 道场的师傅,拿到了九十九块看板。如果到时你输了的话……可没有反悔的余地。」
 
  「没关系,只要赢了就好是吧。但是……我赢的话,又可以得到什么呢?只 是单方面的话实在不公平呢。」
 
  「随你,只要是我有的,或者我能做得到都可以。我理解看板对一个流派的 价值,也有履行约定的觉悟。」
 
  「嗯……什么比较好呢?」樱右手拖着腮帮冥思苦想了一会儿,目光钉在我 的脸上,渐渐向下移动……然后忽然露出了小恶魔般的笑容。
 
  「决定了。」她左手的食指指向我的股间,「我赢的话,就把你的小弟弟留 下吧。」
 
  「什……?」一瞬间没理解她说了什么。
 
  「我赢的话,就要夺去你身为男孩子的骄傲。」樱用一半玩笑,一半认真的 表情说道。
 
  意思是……我输的话,就要被去势吗?这筹码确实够大的。但就像樱说的一 样,只要赢就好了,打败了九十九个高手,最后又怎么会败在一个女孩子手里。 
  「没问题,今晚最后擦擦那块板子吧,我可不想明天抱走的时候沾一身灰。」 
  「信羽先生也是,今晚要好好洗干净哦。」
 
  于是,我和月见樱的战约就正式定下了,一块看板对一条老二。她为我安排 了房间,还准备了一顿不错的晚饭。虽然之前的对话有些火药味,但一边吃饭, 一边聊着我在路途中的种种,也就慢慢熟络了起来。樱是个可爱的好女孩,即使 世道不易,她也努力肩负着家族的荣耀。听着她笑着吐槽我的故事,我心中有了 一丝不忍……她所守护的,对她最重要的东西,明天会被我亲手夺走。不管怎样, 我希望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而不是盲目地相信不会到来的胜利。
 
  「对了,你抢过来那么多看板,好像也没有带在身边啊。」樱一脸不解的问 道。
 
  「扔掉了。」我随口答道,把手边的茶一饮而尽。「月见小姐,可以再来一 杯茶吗?
 
  「这样啊……信羽先生,」她俯过身来把茶杯满上,在我耳旁意味深长的笑 了笑,:「明天,你会哭着叫我姐姐也说不定哦。」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 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 ,谢谢合作! [狠狠撸 狠狠干 狠狠淫 淫淫网 奇米 哥哥干 姐姐骚 妹妹色 强奸乱伦 奇米影视 奇米色 奇米网 奇米播放器 奇米影视首页] 版权所有 © 2013-2017 广告合作 hhl7999@163.com